Industry News

Home > Industry News

国务院鼓励医疗设备采购实行一票制

3月16日,三明市卫计委、财政局、医改办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医疗设备采购的通知。在将大刀举向药品、医用耗材、检验试剂之后,医改明星城市三明终于向医疗设备下狠手了!
 
    规定了6个事项:
    1、各级医疗卫生机构的医疗设备采购应根据本单位实际医疗需要,为用而购,由本单位集体研究(单位班子成员签字)后,并附上决策过程的相关资料,上报同级卫计、财政部门审批。
    2、各级医疗卫生机构的医疗设备采购,应坚持先国产后进口的原则,优先采购国产同类产品。医疗机构只能直接向医疗设备生产企业(或进口设备全国总代理商)招标采购。
    3、实行“一票制”采购。医疗设备生产企业(或进口设备全国总代理商)直接开具增值税发票到医疗卫生机构,不允许到第三方“过票”“洗钱”。
    4、各医疗卫生机构采购的医疗设备必须是通用名称、通用型号、通用规格,不得故意“量身定做”(特设规格、特设型号)而回避竞争;不得封闭设备的试剂端口和使用指定试剂品牌;对全封闭仪器设备经批准后使用。
    5、各级医疗卫生机构中标的医疗设备采购价格必须在健康三明网、市卫计委网以及本单位网站上公开,接受社会监督。
    6、对在设备采购过程中违反规定或严重超过出厂价格、收受贿赂的单位和责任人,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严肃处理。
    三明明确提出要对医疗设备实行“一票制”采购。这与其此前针对药品和耗材的规定截然不同,也是对福建省率先推行的两票制的颠覆。虽说这是针对医疗器械的,但随着政策的推进和落实,距离药品的“一票制”还远吗?
 
    福建率先在全国实施两票制已多年
    长期以来,我国医药市场上主流的都是N票制,多的甚至有七票、八票,流通环节层层加价。
    广东省曾率先在全国宣布要实施两票制,但是由于遭受普遍反对,最终并未落实。
    2009年,福建省在当年的基药招标中试行两票制,2010年非基药招标中再次延续两票制,之后更是一次性出了三个规范配送的管理文件。由此,福建成为率先在国内推行两票制的省份。
    2014年,福建新一轮招标启动。当年的《福建省2014年医疗机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实施意见》中明确提出,还是要实施两票制。
    而三明是福建省内严格执行两票制的典范,它的两票制与三医联动等一起,受到了包括国家卫计委的肯定。
    如今,三明要搞一票制了,福建省还远吗?不太远!
    因为去年6月福建省医改办的一份通知就已经提出,鼓励有条件的药品、医疗器械中标企业和医疗机构在统一招标的基础上实行直接结算。
    5月18日,浙江出台《关于创新全省药品集中采购机制的意见》(征求意见稿),首次提出建设“省级药械集中采购新平台”,还特设了一个具有结算功能的账户。
 
    国务院鼓励一票制,浙江最先推行
    去年2月28日,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《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》(7号文件),曾明确提出“鼓励医院与药品生产企业直接结算药品货款、药品生产企业与配送企业结算配送费用。”
    其实就是鼓励一票制,这一提法史无前例。
    5月18日,浙江出台《关于创新全省药品集中采购机制的意见》(征求意见稿),首次提出建设“省级药械集中采购新平台”。
    按照该意见,由省药械平台提供信息流,医院不再向配送企业发送订单,改为向生产企业直接发送订单。
    支付时,先由医院打款给药械平台的结算账户,再由结算账户打款给生产企业。
    由此,浙江实现了一票制:工业企业——省药械采购平台——医院。
    三明为何单单向医疗设备举刀?
    三明既然要弄一票制,为何此前的药品、耗材招标都没推行?答案可能是钱!
    三明并非经济发达城市,政府财力十分有限。
    曾有媒体报道,2009-2012年,三明市因医院基本建设和购置大型设备已欠债2亿多,这些债务成为困扰政府的难题。
    还有个原因可能是,医疗设备相对价更高,也更容易催生私底下的巨额回扣和腐败行为。
 
    一票制与两票制究竟有何差别?
    所谓两票制,就是按照“药品生产企业——配送企业——医疗机构”模式,药品从药厂到配送企业(一级经销商)开一次发票,配送企业到医疗机构再开一次发票,且货票同行,杜绝假劣药流入。
而一票制更干脆,工业企业直接开票至终端,终端直接回款至工业。一票制有两种,一为浙江平台式,二为直供医院。平台式比较适合经济发达地区,三明的看起来更像直供式。
 
    一票制将如何影响企业?
    一票制模式下,由于货物和钱款的交易只在厂家和医院之间发生,商业公司的传统三大功能被人为砍掉两个,仅仅承担送货功能,相当于快递公司了。
所以商业公司最先受到大冲击,死掉一批、转型一批!要么成为快递公司,要么成为厂家的销售团队。
    浙江省更直接,不再由各级配送商完成药品配送,而是由物流服务平台配送,物流公司也仅承担运输、保管、分拣等服务职能。
    至于厂家,由于没有了商业公司的信息反馈功能,不得不把各项资源下沉至医院终端,运营成本或将增加。没有了商业公司的资金垫付,厂家也需直面医院的回款周期长、拖欠货款问题。
而现实是,我国目前对医院搞直供模式的厂家真心不多。也别说一票制,很多省份连两票制都还没推行呢。所以,一票制至少在短期内成为全国主流趋势的可能性不大。
 
    一票制能终结过票、洗钱吗?
    相比两票制,一票制的目的不仅仅是压缩中间环节来降价,还有个重要的打击过票、洗钱、偷税漏税,以及反腐的目的。比如,三明这次的通知中就写明白了这点。
    能不能做到?
    两票制自打出台后就争议不断,相信一票制也不会例外。比如,厂家可能会委托商业公司来完成与医院的结算事宜。第三方代为收款,但商品所有权并未转移,也只能算一票。这样,私下里的运作并没有减少。
    但是,请不要忽视国家打击商业贿赂和虚开发票、洗钱这些违法违规行为的力度。去年的全国税务系统升级、九部门联合治理医药购销不正之分,加上中纪委纪检组的进驻反腐、审计署的重点审计等等,大家应该还都印象深刻。
    今年5月1起,医疗行业又将正式推行营改增。这其实也是在鼓励企业正常缴税。随着国家在医药、税收等领域打出的组合拳,过票公司的春天早已不在!
 
(摘自环球医疗器械)


Contact me
TOP